您的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围捕不怕阎王的人
www.panzhihuapeace.gov.cn 】 【 2018-12-13 20:14:36 】 【 来源:四川法制报 】


  黄元正 巴丹 本报记者 王焰 张磊 文/图

  2012年以来,以罗登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多次在阿坝县、红原县、若尔盖县等地欺凌牧区群众,并实施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组织聚赌、“放水”收账等违法犯罪行为。4月10日凌晨,阿坝州公安局组织公安民警、武警160余人,在海拔4000米的川甘交界远牧点,成功抓获身负命案的在逃人员罗登,从其藏身处缴获半自动冲锋枪1支、子弹80发、手榴弹1枚。此役打响了阿坝州藏区扫黑除恶重要一枪。近日,阿坝警方向记者深度揭秘了武装围捕罗登的幕后故事。

  19岁时持刀犯下命案

  罗登,阿坝县贾洛镇人,好勇斗狠,常常欺凌周边牧民群众,号称“不怕阎王的人”。2004年11月21日,19岁的罗登在阿坝县因纠纷持刀将许某杀伤致死并潜逃。2005年4月24日,罗登向阿坝县公安局投案自首,同年11月14日被阿坝县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

  出狱后的罗登不思悔改,召集一些游手好闲之徒,在阿坝、红原、若尔盖3县继续为非作歹,在群众中影响极坏。2012年至2016年期间,罗登通过聚众赌博抽头渔利、收放高利贷和敲诈勒索等手段,非法获利近百万元。相关案件受害人因担心罗登报复,不敢报警求助,以致罗登一直逍遥法外。

  2016年6月12日晚,罗登与几名好友在阿坝县中心街一饭店内喝酒。一名客人特某见过罗登几面,便上前向罗登等人敬酒致意。罗登眼见特某酒杯高于自己的酒杯,满心不快地将酒洒在特某身上。两人随之发生口角,罗登抽刀砍向特某头部后,又刺向特某左腹部,特某经阿坝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生性狡猾的罗登立即驾车逃离现场,藏匿于茫茫大草原之中,就此杳无音讯。

  时任阿坝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城关派出所所长的宋飞被任命为专案组副组长,主要负责罗登的追逃工作。“当时我们追逃的足迹踏遍了青海、甘肃以及阿坝州红原、若尔盖等地。”宋飞告诉记者,他和战友们先后摸排嫌疑人员上百人,由于牧区地广人稀,通讯条件很差,交通智能卡口更是稀缺,这些因素严重制约了追逃工作进度。

  雪山上的化装侦查

  2016年底,宋飞因工作需要调至阿坝州公安局刑侦支队任副支队长。他将罗登的悬赏公告一直放在办公桌上,随时提醒自己“罗登是我必须要抓回来的人!”

  今年3月,专案组得知罗登的妻子有孕在身,近期可能前往若尔盖唐克镇,立即展开进一步侦查。3月中旬,民警发现罗登妻子在阿坝县城购买东西后,踏上了前往贾洛的面包车。当晚,她又坐上罗登兄弟的车前往若尔盖唐克镇,然后再次换乘摩托车消失在大草原中。

  罗登妻子消失的地方是四川、甘肃两省6个乡镇的交接地带,周边地形非常复杂,平均海拔超过4000多米,面积上百平方公里,没有道路,没有手机信号。罗登极有可能就藏身在这片地区!“要确定嫌疑人的位置只有通过最原始的方法,一条沟一条沟地排查。”宋飞说。之后整整半个月,他和战友们或装扮成勘查路基的修路工人,或装扮成牧区农网改造的电力工人,多次进入山沟侦查,赤脚踩进零下10多摄氏度的冰河里,徒步跋涉过海拔5000米的高山……

  宋飞带领战友,一条沟一条沟放飞无人机摸排线索,排查小山沟里面的帐篷,搜寻藏匿深山的犯罪嫌疑人。每次排查,他们都需要在高寒的山顶待上一天,渴了就吃点雪,饿了就吃干粮,干粮经常被冻得无法下咽。为了防止惊动犯罪嫌疑人,再冷也不能在野外生火,侦查中更不能随意走动。宋飞与战友们经常是晚上全身湿透,拖着疲惫不堪、饥饿难耐的身体回到住宿点,第二天凌晨又再次进山继续排查。

  秘密潜伏换来重大进展

  4月7日下午,专案组再次获知一条重要线索:罗登的手下罗某某将要前往罗登藏匿点给其送马。专案组确定由宋飞带队,跟踪侦查罗某某和罗登在哪里会合,进而查清罗登最终藏身地。

  4月8日凌晨3时,宋飞带队摸黑爬到可疑山顶后潜伏下来,等待罗某某出现。原本预计4月8日上午进沟送马的罗某某因车辆出现故障,把车修好送马进沟时已是当日下午6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全体侦查民警继续在雪地中潜伏,等罗某某离开唐克镇后再下撤。经过19个小时的卧雪潜伏,他们最终确定了罗登和罗某某的见面会合地点,并且锁定了马匹被送进的小山沟,案侦工作取得重大进展。

  通过分析,罗登可能藏身的现场是呈Y字形的两条山沟,共有5顶帐篷和1个远牧房,任何一点都可能是罗登的藏身地。罗登会在哪一顶帐篷里?宋飞提出:组织足够警力同时对5顶帐篷和远牧房发起围捕,这样才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

  4月9日深夜,在省公安厅、阿坝州公安局的统一调度下,来自武警阿坝支队、阿坝州公安局、阿坝县公安局的160名警力,携带枪支弹药、防弹装备集结待命。制定围捕方案时,宋飞进一步分析,5顶帐篷中的1顶位于一小山包顶处,不避风,远离水源地,不符合牧区帐篷搭建常规,但是这顶帐篷视线开阔,非常可疑。在确定对这顶帐篷的围捕带队人选上时,宋飞毅然提出并坚持由自己来带队,专案组同意了他的方案。

  经过一个通宵的高原急行军,160名警力赤脚趟过零摄氏度的冰河,黑夜中翻越多座海拔4000米的高山,步行10余公里后,将罗登藏身地紧密包围起来。

  一句“活着真好”打动人心

  4月10日凌晨6时30分,天刚蒙蒙亮,随着阿坝州公安局局长刘波涛一声令下,5个突击小组雷霆出击,分别冲向5顶可疑帐篷。与此同时,4个外围组中,4支狙击步枪紧紧瞄准可疑帐篷,为突击组的战友提供火力支援。“我与战友们冲进帐篷一看,帐篷内只有一个地铺,一个女人坐在地铺上。另外还有一个人躺在地铺里,左手在外面抓东西,右手在铺盖里面。”宋飞说。来不及多想,宋飞立即冲上去骑在躺在地铺里的人身上,紧紧抓住他的左手。随后宋飞确认此人身份,正是负案在逃的罗登。“当时我身旁还有好几名战友,罗登的右手被铺盖挡着,手里可能有枪,就是开枪,也只能打在我肚子上。我可能牺牲,但不能伤到其他战友。”回忆当时的情景,宋飞记忆犹新。后据现场勘查,罗登的56式步枪就放在离他右手边不到1米的地方。就在罗登起身准备抓枪反抗时,宋飞眼明手快,奋不顾身扑向罗登,联合其他战友成功将其制服,后从罗登身边搜出突击步枪1支、手榴弹1枚、子弹几十发。

  武装围捕任务顺利完成,刚刚经历了生死瞬间,想到家中的亲人,宋飞感慨万千,他对着手机录下了一句话“活着,真好。”

  罗登的落网,打响了阿坝州藏区扫黑除恶重要的一枪,也深深震慑了犯罪分子。4月11、12日,先后有两名命案在逃嫌疑人受此次武装围捕罗登行动的震慑,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10月26日,罗登涉恶集团因涉嫌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敲诈勒索罪等7项罪名10起案件,由阿坝州公安局移送阿坝州检察院审查起诉,等待罗登涉恶集团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编辑:本站编辑
相关新闻
[freemarker标签异常,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365bet棒球游戏_365bet亚洲投注_365bet赌城网上充值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028)83282325 |

蜀ICP备18021302号-1 365bet棒球游戏_365bet亚洲投注_365bet赌城网上充值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攀枝花市委政法委员会 邮编:617000